作為人類,我們為什麼要關心太空? 文字

愛範兒於 25/02/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北京時間 2017 年 2 月 23 日,NASA 宣佈在距離地球 39 光年的地方,首次發現了有 7 個地球大小的行星圍繞一顆恆星運行的行星系統。


更重要的是,其中 3 顆恆星位於母恆星 TRAPPIST-1 的宜居帶內。這是首次在一個系統當中找到三顆宜居行星。在天文學家眼裏這次發現振奮人心,“為地外生命的探尋開闢全新方向”。

到了第二天,鮮有主流媒體再持續關注此項進程了。常人眼裏,這無異平日新聞。

我們總要回答一個問題:作為人類,我們為什麼要關心太空?

在 64 億公里外看見自己

2015 年,美國航天局宇航員 Kjell Lindgren 從漂浮在地球之外遙遠的國際空間站裏,用視頻連線宣佈中國作家劉慈欣的作品《三體》獲得雨果獎最佳長篇小説。

劉慈欣説:敬畏頭頂的星空,並時常仰望。

太空探索事業的黃金時代本是源於冷戰中美蘇雙方的太空競賽。在雙方巨大恐慌與渴望超越的興奮中,人類耗資巨大向深空開拓。

而這些故事,卻讓我們看到了太空探索的另一種可能。


( 1968 年 12 月 24 日,阿波羅 8 號的三位宇航員在月球軌道中向地球進行了電視直播。在那場電視直播中,人類拍攝到了第一張“地出”照片)

這是人類第一次在太空,看到自己的星球升起。

在那場轟動世界的電視直播上,被數次提及到的一個詞是“我們”。

我們指的是地球人。這是隻有站在地球之外,回頭看,才會深刻發現,原來在這個星球上紛爭不斷的所有人是一個整體。

當年 NASA 太空航行中心的科學副總監斯圖林格博士後來説到:

引用在這幅照片第一次對外公佈之後,號召人們警惕人類面臨的各種嚴峻問題和挑戰的呼聲越來越高,例如污染、饑荒、貧困、城市生活、糧食生產、水資源管理和人口過度增長。這不能説是沒有關聯的。

進入深空,進入一個浩瀚荒涼的孤獨深空,人類更清楚看到了自己。

29 年後,美國“旅行者 1 號”( voyager 1 )飛船,即將飛出太陽系。控制中心努力讓它回過頭,最後看一眼它出發的地球。


在距離家園 64 億公里之外,人類所有詩篇中關於母星的偉大,都化為光束中若有若無的渺小。恍如塵埃。

天文學家卡爾·薩根寫下了這樣的話:

引用我們自欺欺人地認定人類在宇宙中的特權地位,這一切都被這個白光中的小點推翻了。

我們的星球是宇宙無邊的黑暗中一顆孤獨的塵埃。

據説騰訊創始人馬化騰一直很喜歡天文學。而天文學是一種令人謙卑、塑造人格的科學。這一切的自知自省,都是浩瀚宇宙帶給人類最好的禮物。

孤獨如何排遣

張小龍在一次飯否的更新提到:

引用這麼多年了,我還在做通訊工具,這讓我相信一個宿命,每一個不善溝通的孩子都有強大的幫助別人溝通的內在力量。

而微信的啟動頁面,是一個孤獨的小人,面對巨大的地球。


原圖來自於 1972 年,最後一次的阿波羅登月計劃。此後很長時間,人類都沒有飛船再抵達如此靠近的距離對地球進行拍照,所有從外太空拍攝的地球“全身照”其實都是拼貼組合之作。


(從 4 萬 5 千公里之外看過去,地球就像是一顆很小的藍色彈珠)

於是,上世紀 70 年代中期,旅行者號出發了。帶着見證人類文明的光盤,開始在深空中孤獨地尋找夥伴。


(旅行者 1 號攜帶的記載人類數學,音樂文明的圓盤)

直至目前為止,沒有任何確切證據表明外星文明真實存在。宇宙如此浩瀚,地球很可能是這個宇宙中唯一的文明瞭。

孤獨是每個航空人必須面對的情感。在星空壯麗中感受無邊的孤獨感,這同樣是地球置身於無邊宇宙的困惑。


於是,藉助一個千載難逢的星體軌道機會,美國繼續了冷戰中的深空探測計劃,向太陽系之外分別發射了旅行者 1 號與旅行者 2 號。


(旅行者 1 號)

在此之前,NASA 已經向銀河系先後發射了先驅者 10 號,先驅者 11 號,它們承載了兩個方向的探索任務。以前記載在中學課本上為人熟悉的“小黃圖”正是出於先驅者 10 號上的小圓盤,圓盤上簡單記錄了人類身體構造,以及地球在太陽系中位置,希望能夠遇上外星文明。


(人類向外星文明第一次發出漂流瓶)


(目前四艘飛船大致位置)

目前,先驅者 10 號以及先驅者 11 號已經失聯,正往銀河深處飛去。而旅行者 1 號與旅行者 2 號已經飛離太陽系,按照設定軌跡繼續前往。

於太空中找尋人性本能

一開始太空探索的成功釋放了人類無窮曼妙想象力。越來越多的科幻作品試圖描繪文明進程的偉大藍圖。

而現實上,天性樂觀的幻想家們承擔了這些年的無奈與失望。

40 年前,人類對未來世界的可能充滿了信心。看着《星際迷航》長大的一代人大都有一張關於科幻未來的發明清單,“外星殖民,力場,蟲洞跳躍、心靈傳輸台”,想象着在荒蕪火星興建城市,打造浮空交通,穿越外太空。然而 40 年過去了,人類至今還束縛在地球,月球上只留下一串紀念的腳印。

PayPal 創始人彼得·蒂爾公開表明過對人類文明發展方向的失落:

引用我們想要一輛可以飛的汽車,得到的卻是 140 個字節(意指 twitter )。


(封面人物:奧爾德林;文字:你承諾予我火星殖民,最終我只得到了 Facebook)

這裏面是有原因的。隨着 20 世紀各國經濟的動盪以及冷戰落幕,航天大國紛紛削減了航天資金。  1972 年 12 月,阿波羅十七號最後一次登月。此後,雖然仍有空間站和航天飛機,有越來越多的人造衞星以及隨之而來的經濟效益,但人類太空探索的目光已經更多由星空轉向地面。

如果太空不能成為未來的家園,那地球也不將是人類文明的搖籃。

但探索的腳步其實從未停止。


(地球分別和開普勒 452B (左)、比鄰星 b(右)大小比較圖)

早在 2015 年,與地球相似程度極高的類地行星——“地球大表哥”開普勒 452B 被觀測發現,一年後人類發現了另外一個“地球孿生哥哥”比鄰星 b。

同年,歷時五載,朱諾號探測器終於抵達木星。最近備受媒體吹捧的馬斯克公佈了詳細的火星移民方案。


希望被重新點燃。重要的是,在歷史上我們能找到熟悉的身影。

15 世紀開始,大西洋,新大陸相繼被發現,從此以後,人類有更大的熱情探索這片土地,無論是珠穆朗瑪峰還是最深處的馬裏亞納海溝,人類足跡踏遍地球。1903 年,萊特兄弟第一次實現人類的動力飛行之夢,誰也沒料到這將是後來航天航空史的起步。


科技的革命性爆發從來都不是突如其來的,技術一直在默默積累。在迎來整個時代大放光彩之前,流淌在人類文明血液裏關於探索的本能正微微發光。正是憑着這點光,我們能夠看清楚黑洞裏的未知,星空上的浩瀚。

作為人類,我們為什麼要關心太空?


或許早在 1968 年的科幻神作已經給出了當年的解釋:

征服可能會受挫,但好奇從未停息。

題圖來自:pexels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球迷世界 X Futbol Trend 睇波之夜 — 曼車大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