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圖書館:有生之年,我們都看不到這些作品了 文字

愛範兒於 06/11/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今年 5 月,《雲圖》的作者大衞·米歇爾完成了一部中篇小説。他並沒有把這本書交給出版商,而是將其放到了一個胡桃木盒子裏。幾天後,他把盒子帶到挪威的 Nordmarka 森林,交給了 Future Library(未來圖書館)項目的負責人。

這是一部為未來讀者準備的作品。在有生之年,我們都無法看到它的內容。“當我從筆記本的垃圾桶裏刪除它時,心裏真有點不捨。”米歇爾對 Wired 網站説,“100 年後,或許《雲圖》已經不復存在。其實,這部作品比我的所有作品都要安全。”


Future Library 是蘇格蘭藝術家 Katie Paterson 於 2014 年發起的項目。首先貢獻作品的是加拿大知名作家瑪格麗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此後,每年由不同作家提供作品。目前,這些作品的電子版和紙質版保存在奧斯陸城市檔案館的地下室裏。2018 年,它們會轉移到新建的 Deichman 公共圖書館。所有的作品將在 2114 年公開。

“這個項目的時間跨度超越了我們自己,” Katie Paterson 説,“作家們是面向未來讀者寫作的。”

為了這個項目,1000 顆挪威雲杉被種植在 Nordmarka 森林。當地的護林員在小樹上纏了彩色絲帶,以防人們踩踏。以後,它們將是印刷這些書的紙張。據估計,大約 3000 部作品將被印刷,但是 Paterson 並不確定。“我覺得人們會寫短篇小説,但是瑪格麗特·阿特伍德的作品很長。”


在為 Future Library 提供作品時,作家們可以選擇任何題材,但是,他們不能將作品展示給任何人。米歇爾覺得這未必是一件壞事,相反,他覺得寫作更加純粹,創作更加自由了。同時,這個項目展現了對閲讀永存的信念。

寫作時,作家不知道讀者是誰,也不知道他們生活的世界。米歇爾認為,這是該項目吸引人的原因之一。“我覺得,你無法預測 2114 年的讀者是怎樣的,” 他説,“設想一下,如果這個項目啟動自 1914 年的話,吉普林和福斯特肯定無法想象 2014 年的世界。” 目前來説,所有作家都選擇了小説,而 Paterson 希望以後的作品會包括哲學或者散文。

對於冰島作家 Sjon 來説,這個項目有着特別的意義。“我以冰島語寫作。到了 2114 年,這種語言基本只有學者才能看懂了,” 他説,“我為這個 33 萬人的社羣寫作。除了文學之外,他們沒有什麼值得驕傲的東西了。” Future Library 將成為他保留聲音與語言的最終方法。

題圖來自 nationaljournal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