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籌之星 OUYA 是如何一步步跌落神壇的? 文字

愛範兒於 30/04/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眾籌是互聯網時代偉大的發明之一,它是創業團隊籌集資金獲得曝光的新渠道,也是老牌大廠產品試水的全新平台,更是創意和理念幻化成真的孵化器。它成就了很多的明星項目和明星團隊,比如智能手錶的元老級產品 Pebble,比如開發虛擬現實眼鏡近三年並以 20 億美元嫁入豪門的 Oculus,比如讓人哭笑不得的土豆沙拉項目

OUYA 就是眾籌時代誕生的一顆明星。在 2012 年 7 月 10 日 到 8 月 9 日為期一個月的眾籌期限內,這個運行 Android 系統的低價遊戲主機一舉籌到 8596474 美元,大幅超出一開始設立的 95 萬美元的籌資目標,甚至引發了媒體人對於將要到來的微型遊戲主機時代的狂歡,還寄望着它來“幹翻” PlayStation、Xbox 等傳統遊戲主機。

不過曾經的輝煌和幻想中的狂歡都已經是過去式了,我們預期中的未來還是沒有到來。今天 OUYA 更是傳出將要尋求出售,用以償還債務的消息。

OUYA 當初想做什麼

在新聞報道中,OUYA 已經死過很多次了,在再次給它判死刑之前,我們先來看看 OUYA 最初想要做成一款什麼樣的產品:

引用它是一款運行 Android 系統的微型電視遊戲主機,99 美元的低廉售價,附送遊戲手柄。承諾遊戲免費,至少擁有免費試玩的機會。OUYA 同時為開發者提供了一個開放免費的開發環境,每台 OUYA 主機都集成了 SDK 工具,無須額外購買,任何人都可以成為開發者,方便 ROOT,而且 ROOT 後依舊保修。


OUYA 做出了什麼

跳票是產品開發的常態了,尤其是在營銷過渡的當下,不過把握不好的話也會摧毀用户和開發者的耐心,原本預定在 2013 年四月份發貨的 OUYA 遊戲主機終於在當年 7 月份姍姍來遲。而在實際的使用中,這款開發週期一年多的產品並不盡如人意。

OUYA 的外形方方正正,每一邊的長度約為 7.5 釐米。機身的背面有着 HDMI、micro-USB,以及 USB 2.0 插口。遊戲主機裏,內置一顆 1.7 GHz 四核 ARM Cortex-A9 處理器,也就是 Tegra 3,8 GB 的儲存空間以及 1GB RAM。系統方面則是深度定製的 Android 4.1。在當時,實際的遊戲數量只有 170 款。

不過對於一款新產品我們也不能太過苛責,況且同為 Android 平台的 OUYA 還是可以通過開發者模式移植普通 Android 應用的,不過這樣做的意義並不大。

在 2014 年 8 月份的時候,我們獲得的數據就顯示,OUYA 平台下已經擁有 4 萬名開發者,應用的數量超過 900 多款。而在今天 OUYA 傳出要待價而沽的消息後,Venturebeat 向 OUYA 求證,對方給出的數據則是 4 萬多名開發者和超過 1000 款應用,也就是説將近 9 個月的時間裏,OUYA 平台的應用數量僅僅增加了 100 多款,這對於一個立志於構建視頻遊戲生態系統的平台型企業來説,是一個非常可憐的數據。

而在 2013 年 OUYA 微型遊戲主機產品推向市場之後,OUYA 在 Kickstarter 上公佈了一項名為 “Free the Game Fund(解放遊戲基金)” 的活動,充實應用生態,增加遊戲內容的數量,來吸引獨立開發者,同時吸引更多的用户:只要你的遊戲項目在 Kickstarter 上完成集資目標(最低 5 萬美元),那麼 OUYA 將會給開發者一筆與集資金額一樣的額外獎勵(上限為 25 萬),前提是——換取遊戲 6 個月獨佔。

這個項目最終被曝出醜聞,有兩款遊戲為獲得 OUYA 支持進行刷單,這個活動最後也是不了了之,反倒是映照了 OUYA 應用生態擴張上的頹勢。更有甚者,在 2013 年的西南偏南大會上,OUYA 創始人,曾是著名遊戲網站 IGN 的電子營銷主管的 Jolie Uhrman 在訪談過程中透露了一個讓人大跌眼鏡的信息:

引用大部分 OUYA 開發者們以前沒開發過 Android 遊戲。

OUYA 在中國

作為世界上互聯網用户數量最多的一個國家,中國是每個覬覦全球化發展的互聯網公司不得不重視的一個龐然大物。OUYA 也不例外。它在中國的動作大致可以從兩個方向來看,一個是內容輸出和內容合作,另外一個則是資本層面的運作。

內容層面上,2014 年 8 月份,OUYA 傳出和小米合作,將 OUYA 遊戲平台引入旗下的小米電視和小米盒子,設立 OUYA 專區,並在 2015 中國農曆新年的賀詞中公佈了更多的細節。而為了吸引開發者充實專區的內容,OUYA 拋出了真金白銀的誘惑:通過 OUYA 專區提交遊戲將會獲得額外 5% 的抽成。

利益的驅使並沒有收到明顯的成效,也沒有激發起開發者太多的興趣,在中國特色的電視內容監管政策之下,OUYA 進駐小米電視和小米盒子的夢想似乎並不順利,在現有的小米電視上,我們並沒有發現 OUYA 專區的蹤跡。

在資本層面上,OUYA 與中國的關聯是在 2015 年 1 月份獲得阿里巴巴 1000 萬美元的融資。這個消息首先由華爾街日報放出。而在獲得阿里巴巴投資的同時,OUYA 把與小米在內容合作上的套路搬到了天貓出品的電視盒子上,希望為後者引入 OUYA 遊戲、視頻和教育內容,不過結局也是一樣慘淡。



微型主機之殤

實際上除了 OUYA 之外,類似的遊戲主機產品還有不少,比如英偉達的 Shield 家族,覆蓋了從平板,到集手柄和顯示屏幕於一體的 Shield 便攜遊戲機,再到構建於 Android TV 平台上的 Shield 電視盒子產品。另外還有已經宣告死亡的 Gamestick。

目前的現狀是,似乎只有老黃帶領下的英偉達還在微型遊戲主機的道路上忘情地狂奔着,發揮自家顯卡的威力,並引入包括《孤島危機 3》、《毀滅戰士 3》、《半條命 2》在內的對硬件消耗極其嚴重的遊戲。而在 Android TV 的擠壓之下,這類遊戲主機的生存空間還在不斷縮小之中。

回到 OUYA 的產品上,早在 2014 年 12 月份,OUYA 的員工就對這款已經註定失敗的產品做了總結,他將失敗的原因歸結於團隊不懂的“積累期待”,在產品推出上有些操之過急,還存在硬件方面的侷限性:

引用沒有像 Oculus 一樣慢慢挑逗用户,用開發者版本來試探市場,同時也利用這段時間抓緊來完善產品,然後快速升級。而遊戲行業本身的屬性決定了遊戲玩家的苛刻要求,寬容度低。

而 OUYA 所使用的處理平台並非是在當時市場上主流的高通驍龍系列處理器,而是比較小眾化的 Tegra 3,這一平台還存在技術缺陷,手柄響應和無線連接上都有問題。所以它在媒體上被稱為“便宜的垃圾”,“99 美元粗製濫造的仿製品”也就不意外了。

現在回看 OUYA 發展歷程,發現了一個比較有意思的細節,在 OUYA 眾籌結束風光一時無兩的 2012 年 9 月份,NPR 記者向 OUYA 創始人 Jolie Uhrman 提出了一個很尖鋭的問題

引用如果 OUYA 主機最終沒能發貨,你是不是必須把錢還給投資人們?

Uhrman 當時給出的答案是:

引用理論上講,從 Kickstarter 的角度來説,我不知道正確答案。但從道德上來講,我們會用最好的方式回饋投資人。”

而今,OUYA 回饋投資人的方式不幸變成了出售自己。

題圖來自 PlayingDaily 插圖來自 TechnoloviaPhandroid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作者/編輯:郝 影
標籤: OUYA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