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女友》玩後感:在我玩過的所有VR遊戲裏,它最令我悲傷 | 領客專欄 · Game On 文字

愛範兒於 16/03/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我已經十多年沒玩過 H-Game 了。這次玩這個遊戲——我不是想讓自己看起來像一個正人君子,但是我還是要説明一下——這次玩這個遊戲,是因為工作需要,畢竟我買了 HTC Vive,而 《VR 女友》 又很受人關注。

受人關注我是能夠理解的。自打 VR 出來之後,所有的人都會談兩句「VR 的第一突破口就是色情應用」,就我所見,這不但能顯得自己「了解互聯網」,還能顯得自己「洞察人性」——什麼新技術你説它第一突破口是色情都算不上違揹人性。

但 VR 出來這麼長時間,色情應用從來都是雷聲大雨點小。我聽過很多相關的消息,比如「某色情網站推出 VR 色情片」,或者「某個 VR H-Game 很棒」,但是現在看起來,影片也好,遊戲也好,大多隻是獵奇,從未形成過浪潮

大多數「VR Porn」現在都是這樣的,有人説,在這種片子裏,自己感覺像一台攝像機(還是有視覺畸變的那種魚眼攝像機)。


那麼從這個角度上看,《VR 女友》就算是浪潮中的第一道大浪。你能夠看到很多《VR 女友》的視頻,但聽我説,這些視頻沒有意義,任何一個使用過 VR 設備的人都會承認,平面的畫面是完全無法復現 VR 的感受的。

相較之下,用語言形容一個 VR 遊戲實際上也是有隔閡的,但好在我們有想象力,讓想象力的翅膀飛起來!用它在你的腦海裏構建出美好的世界!

《VR 女友》 沒有上 Steam,理由顯而易見,所以我只能跑到 Illusion 的官網上去下載。遊戲的價格不到 5000 日元,按現在的匯率來看的話,300 塊錢左右。Illusion 的官網,如果讓我用兩個字來形容的話,那就是「粗糙」,我在付費的過程中隨時懷疑我會的信用卡資料會被泄露出去。

「粗糙」,這個界面甚至比不上「韓國三星電子通知你獲得了金光大道大獎」,但我還是不得不輸入我的卡號

遊戲本體大概 650 MB 左右,對於一款 VR 遊戲來説,基本上屬於小品遊戲的級別——這就算遊戲先給你提了個醒兒了。

不過我也能理解,一個色情遊戲!它們可以(也應該)把所有的資源都用在女主角身上,至於其他的東西就先去他媽的

如果你有一台 VR 設備——不管是 HTC Vive 還是 Oculus,那麼我假設你已經嘗試着玩過了不少 VR 遊戲,它們中有的只是炫技,有的則試圖在某些領域上作出探索。但它們的共性在於,你能很明顯地看出它們並不成熟

《VR 女友》 的畫面並不比一個小品類的解謎遊戲更好,整個遊戲瀰漫着一股窮苦的氣息,到處可以看到簡陋且粗糙的物品建模,而且這些東西就像所有的小品級 VR 遊戲一樣,隨時在挑戰你的世界觀。

在遊戲的第一幕,我嘗試着拿下牆上掛着的相機,然後我就發現掛這個相機的繩子好像一杆長槍一樣戳在空中,它既不彎,也不晃,這就讓我對這款遊戲的本性先有了三五分了解。


其實這個場景還是不錯的,雖然粗糙,但是也算看得過去,可惜就像所有 VR 遊戲一樣,沒有碰撞,所以你能隨便穿牆,穿一切東西

你當然可以説「這並不重要」,我也沒意見。我們都知道我們玩這個遊戲並不是為了「和場景發生互動」的(如果你不把「女友」算成場景的一部分)。那麼我要説, 《VR 女友》 的女主角質量還不錯,無論是人設,多邊形數量還是貼圖質量,都很不錯。雖然比不上《夏日課堂》那麼靈動,但至少「不露怯」。

遊戲中有一幕是你需要和女主角接吻,我借這個機會仔細觀察了主角的臉——非常棒,幾乎可以亂真!這是我在遊戲中感受最好的一刻。

吃 Pocky,我要指出在 VR 狀態下這根餅乾顯得非常小,像牙籤兒。你要把頭湊過去,然後你的角色就開始自己吃

我聽説有些人對 H-Game 有一種誤解,他們認為 H-Game 只有 H,在我的感覺中,大多數情況下,這個評價是錯誤的——至少我曾經玩過的那些 H-Game 沒有這麼急火火。但是對於 《VR 女友》 來説,這個評價就算是説對了,這個遊戲看起來真的只有 H

這我也能理解。遊戲的開發者和玩家心照不宣,如果一個玩家有機會表達自己的意見,他可能會説:「別給我整這些沒用的,趕快進正題」。作為一個正經八百的遊戲, 《VR 女友》 也沒有淪陷到上來就搞的程度,它還是提供了一點點劇情和鋪墊。

但怎麼説呢,如果用一個成語來形容,那就是「欲蓋彌彰」,任何人都能看出這些劇情和鋪墊透出的一股急不可耐的勁兒,特別傳統,特別典型,特別敷衍。其風格恰似毛片裏的劇情——你不能説沒有,但你我都知道我們都不在乎這個

遊戲一開始,我幫她解了幾道題——對不起我不懂日文,所有的對話和劇情都是我瞎猜的,但看起來劇情大概是這麼個意思,一個學長來到了學妹的家裏(大概是在「放課後」,或者在「夏休」時),兩個人談談學業,談談人生,談談未來和海邊的夕陽,然後就順理成章地……是不是仍然很像 AV 裏的劇情?因為這他媽就是呀!

憑藉我的日語力,我覺得下一幕就是要向我請教習題——果然就是這樣。

在進行過一些鋪墊之後,我終於可以對遊戲角色上下其手了,你可以選擇在某個固定的時刻對其「撫摸」(比如有一幕場景是女主角在整理書櫃,這時候你就可以去做些事情),還會遇到一些好像炫技一樣的劇情設置。

比方説女主角會希望和你吃一塊格力高餅乾——這時候你就要把頭湊過去,HTC Vive 的頭盔位置掃描系統則會確定你頭部的位置,確保你的遊戲角色能夠吃掉這塊餅乾。同樣的招式還被用在「接吻」上——那一幕的感覺還不錯。

在這整個過程中,你的「VR 女友」會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挑逗行為——比如忽然就倒在床上,嬌媚地在床上翻滾,在夏日午後的陽光下看着你,那麼無論是出於你的遊戲經驗還是你的動物本能,你都應該知道接下來要幹什麼。

我當然也「幹了些什麼」,這沒什麼不好承認的,畢竟玩這個遊戲為的不就是這個!——如果你覺得這些場景非常「美好」,那麼大概是我的形容出了問題。

事實是,我在這整個過程中始終感覺到悲傷。

這並不僅是 《VR 女友》 或者 i 社的問題,這是 VR 遊戲面臨的共有問題。這個問題就是:要做到什麼程度才能達到絕對「真實」?

大部分文藝作品的「投入感」是作者和體驗者共同努力的結果,體驗者需要主動而積極地從心態上「接受設定」(有一個詞兒,叫「自願信以為真」),以達到大和諧的結果。

比如説《變形金剛》,你讓自己接受地球上出現了一羣能變形的機器人,然後就好了,沒問題了,只要你接受這個源設定,那麼影片中出現的其他情節和場景都是合乎邏輯的,你可以欣賞特效了。

但,如果這個過程中不停有東西在違反邏輯,那麼你就要分散更多的精力來提醒自己「補完」。還是在《變形金剛 4》裏,美國的沙漠中出現了一台建行的 ATM 機,這就很怪。你當然可以説「連汽車都能變形,那在沙漠裏憑什麼不能出現一台建行的 ATM?」,但道理不是這樣的。


具體到 《VR 女友》 這個遊戲,它的擬真程度無法達到讓你身臨其境的感覺,但「 VR 環境」又比一台平面顯示器更加「擬真」,所以在整個慢節奏的遊戲中,我要用更多的精力來讓自己「完善這個世界」,而這整個過程讓我隨時拷問和嘲笑自己——我沒法融入這個世界中。

你我都知道 HTC Vive 的手柄是這樣的。


但在遊戲中,你看到的是一雙手,遊戲中的所有動作——無論是撫摸還是抓握——都是用手完成的。這也沒問題,可你的手告訴你你正在握着一個東西,這就讓所有的撫摸(或者是「戳」,這取決於你從哪個角度理解這個動作)都變得非常扭曲:你想説服自己正在輕撫一個女孩的胸部,但你的身體很誠實……它告訴你自己正在拿着一根硬邦邦的手柄作出「戳」的動作

再比如,在遊戲中,你和角色是沒有什麼語言互動的,當然為了「看起來像個遊戲」,就象《夏日課堂》那樣,你偶爾要用點頭和搖頭來回答一些顯而易見的弱智問題,但你和女主角仍然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對話」。所以在很長一段時間裏,我戴着頭盔,手持兩柄顯示器,站在真實的客廳/虛擬的客廳中,沉默地對空氣/可愛的女孩操作——這讓我隨時覺得自己像一個沉默的變態,在真實和虛擬兩個層面上都像。

這一切加起來,就造成了這樣一種奇觀,一個可愛的女孩站在你的面前,你希望説服自己是在撫摸她(她也會給予適當的回饋)。但就肢體感覺而言,與其説我在撫摸那個女孩,還不如説我在痛擊那個女孩更「真實」,畢竟拿着手柄的姿勢就是握拳啊。

事實上我真的試過「痛擊」,那個過程真是扭曲到我都不想形容……而且你知道,在真實中,當然沒有一個女孩在你面前,所以你的手可以輕鬆地伸進遊戲女主角的身體噢!

我是説,你以為你在輕撫她的胸部,但沒有什麼可以阻止你的手穿過皮膚,穿過肋骨,捏住她的心臟!那麼我的問題是,你要用多大的自控力才能制止自己不這麼想呢!

遊戲裏當然有 H(或者説,接近 H)的部分,我沒玩太長時間,但我相信感受不會有什麼區別。我甚至不敢想象真的到了 H 部分的時候會是個什麼樣子……

如果只是欣賞,那麼其實還好,但只要一涉及到互動(觸摸)的部分,這一切就毀了。在整個遊戲過程中,我的大腦不停地在對我説話。

引用你知道自己像個變態嗎?

你竟然悲慘到了需要用這種東西來麻痺自己嗎?

你真的空虛到這種地步了嗎?

「你真的空虛到了這種地步了嗎?」——知道吧,那一瞬間彷彿遊戲在狠狠抽你,這感受我終身難忘

太扭曲了,太空虛了,空虛的大毒蛇吞噬着我的心。作為一個正常的男性,我在大約 20 分鐘後就無法接受這種直刺心靈的拷問。而在遊戲進行到這一刻的時候,這種悲涼也達到了頂點。

只有下半身!我呢!這太諷刺了,這是現實的,但同時又是極端超現實的,我在那一瞬間甚至忍不住笑了出來……然後我就再也沒法讓自己玩下去了。

我知道,很多人對 《VR 女友》 抱有期望,很多人對這個遊戲抱有熱情,認為它代表着未來,認為這個遊戲能夠幫助宅男們解決各種問題。「代表着未來」這事兒我不好下結論,但至少就現在的階段來看,至少對我來説,這個遊戲無時無刻不散發着一種悲涼的氣息。

當然我們也都知道解決方法,那就是把其他的生理反饋都加上,比如説,如果把控制器改成手套,那麼是不是會更好一些?如果 illusion 或者什麼鬼廠商出一個配套的硅膠玩偶,那麼是不是會更好一些?

如果在一個 40 平米的大屋子裏可以讓你自由走動,那麼是不是會更好一些?如果……但幾乎所有人都會遇到的「大哉問」就是,如果你有一個 40 平米的大屋子,那麼你還為什麼需要用這東西來解除空虛呢?


也許會是這樣?

當然,無論從 VR 遊戲的發展階段,還是從 I 社的一貫作風來看, 《VR 女友》 都是一個概念為重的東西(我的朋友, H-Game 大師風力向我指出:「真正玩 I 社遊戲的人,比如我這樣的,這遊戲我甚至下都不會去下」)。它和其他大部分 VR 遊戲一樣,有突破,有想法,但「不好玩」。

我也不覺得有人會為了這個遊戲買一套 VR 設備,可如果你有了 VR 設備,你會忍住不玩這個遊戲嗎?哪怕就只是看看?從這個角度看,I 社的思路也非常清晰。至於我個人的感受,用互聯網的萬用金句——你不是它的目標用户。雖然我並不能想象有誰會飢渴到「成為它的目標用户」,但或許真的有呢?

我又想起了我心中 H-Game 的豐碑,那是 élf 在 1995 年 1 月 31 日發售的《同級生 2》。我玩那個遊戲的時候好像是高一,或者初三,那時候的我當然談不上什麼性經歷,甚至連正經戀愛都沒經歷過。《同級生 2》在當時顯然是吸引我的——並不僅僅只有 H 的部分。

現在看起來,這個畫面也不好説「優秀」,對不對……

但除了 H 的部分,還有什麼吸引了我?我以前覺得有很多,比如劇情,比如遊戲機制設計,比如畫……

但現在我想到了《同級生 2》片頭的那句話:

引用Here is your only springtime of the life.

現在看起來的話,我覺得真正吸引我的大概只有一個詞而已:「springtime」。

文章授權轉自「觸樂網」,原文鏈接:《VR女友》玩後感:在我玩過的所有VR遊戲裏,它最令我悲傷

本文由讓手機更好用的 AppSo 原創出品,關注微信號 appsolution,回覆「小黃書」告訴你,馬里奧居然還有小黃書……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Stefan Ho
    Stefan Ho 於 18/03/2017 評論 NO. 1

    當年嘅人工3 係最成功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