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黑客入侵五角大樓,竊聽情報勾結蘇聯,轉行後卻抓出了744個罪犯 文字

雷鋒網於 26/04/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雷鋒網按:本文來源SME,雷鋒網(公眾號:雷鋒網)宅客頻道授權轉載,公眾號【SME】擁有全部內容版權。媒體或商業轉載必須獲得授權,違者必追究法律責任。

曾經,有這麼一次不為人知的黑客世界大戰。

那時中國網站受到美國黑客組織PoizonBox的襲擊,中國黑客組織開始積極反擊。

由中國紅客聯盟領導的將近八萬人的黑客隊伍,無論是平時獨行的黑客,還是黑客新手都參與了戰役


【名為Norse的網站可以看到黑客攻擊實況】

八萬大軍讓美國各網站受盡折磨,除了.edu尾綴的教育網站,其餘網站大多被塗改了界面。

無數的五星紅旗和勝利宣言在網絡世界飄揚。

而大戰之後,參與戰役八萬黑客成員迅速消失、退隱,如軍隊一般的作戰意識讓世界為之震驚。


美國黑客的無可奈何不僅是因為八萬大軍的恐怖,也因為那位年少成名的高人已經金盆洗手。

這位高人就是世界五大黑客之一的凱文·波爾森。

他16歲才用電腦,17歲就能憑藉黑客技術入侵了國防安全部的網站。


【五大黑客尚在人世的三位(從左到右拉莫、米特尼克、波爾森)】

事後還被政府招安,白天為政府工作,晚上卻和FBI玩起貓鼠遊戲。

他還操控全市電話,贏走電台活動的過萬美元獎金和保時捷。

竊聽FBI通話,販賣國家情報,入侵五角大樓刪除自己的犯罪記錄。


【年輕時的波爾森】

只要在網絡世界他就是萬能的神。

可是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波爾森最終被舉報入獄。

他成為第一個以間諜罪論處的黑客,還逼得政府要他出獄三年不得碰電腦。


而就是這個桀驁不馴的網絡駭客,現在卻是新聞界老前輩,還用黑客技術幫助警方識別744位性罪犯。

他輕鬆地完成了自己的華麗轉身。

---

52年前,波爾森誕生在美國的帕薩迪納。


【帕薩迪納】

一個普通的家庭收養了他。

波爾森還小的時候就對電話產生了興趣,他發現一個叫“LAA卡通”免費線上電話聊天節目。

這樣的電話聊天讓當時許多遭遇相似的盲人互相成為朋友。

波爾森通過這樣的一截電話線,同樣打開了話匣子,得以和一名叫蘭多爾的女孩交換心情。


他和蘭多爾電話聊天了數百小時,説了很多自己的事:

他的家庭不和睦,養父離婚了又娶了現在繼母。因此他和養父、繼母的溝通甚少。

他還迷戀上了虛擬世界,這種超前的興趣,讓他與家人溝通更少——因為他們實在無趣。

他告訴蘭多爾的,還有他在電腦領域的超強天賦。


16歲那年生日,他爸媽給他買了TRS-80,他人生的第一台電腦。

這台電腦打開了波爾森的新世界,他不再需要和學校的孩子們玩幻想遊戲。

他的所有想象都可以由這台電腦承載,這就是他的“屠龍寶刀”。


【TRS-80】

波爾森看了很多書籍和技術期刊,還跑到了電信局周圍的垃圾堆翻翻找找。

感興趣的東西還真的有:操作手冊、打印出來的文件,最為寶貝的是一些計算機的小設備。

波爾森此時對新的網絡世界產生了自己理解,這份理解結合他的求知慾足以讓他成為一個偉大的黑客。

那個時候黑客還不是現在所説的“入侵者”代名詞,那時的黑客是褒義詞,描述的是一羣技術高超足以拉起網絡革命的人。


年僅17歲的波爾森成為了一名黑客,他化名“黑暗但丁”,從此成為網絡中的幽靈。

這一年他在網絡上認識了奧斯汀。

奧斯汀比波爾森大2歲,但奧斯汀還只是個新手,波爾森無情的嘲笑了奧斯汀。

波爾森和奧斯汀用調制解調器和兩台便宜的電腦武裝自己,兩人不停入侵其他網絡,留下電子筆記和線索,互相嘲諷。


【調制解調器】

一追一趕間,兩人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誼。

奧斯汀其實在現實生活中,已經是一名大學生,受過良好教育,有各種運動愛好,還有不止一打的女朋友。

但網絡世界對於男人的吸引力是致命的,奧斯汀更沉迷於和波爾森一追一趕的遊戲中。

讓人失望的是,他們並沒有因此改變性趣,反倒是因為沉迷追趕,他們入侵的無數民間網絡後,無意觸碰到了美國國防部的內網。


【阿帕網】

當時的國防部內網叫阿帕網,是現在互聯網的老祖宗,在當時是極為超前的。

在黑客眼裏,超前代表什麼?那就終極目標啊,誰先攻破誰厲害。

但這種過分執着觸碰到了國家底線,再加上他們留紙條的老習慣,FBI毫不費力的找到了他們。



波爾森被抓後,只是喝了杯茶做了下教育就被放了出來,畢竟17歲,法律還拿他沒轍。

只是承載他所有牛逼的TRS-80被沒收了,這是波爾森第一次為自己行為付出代價。

奧斯汀就沒那麼幸運了,他被請到了監獄裏喝了兩個月的茶。

波爾森的網絡入侵像是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不僅他陷入了對此道無法自拔的狂熱,更是讓黑客一詞滑向了黑暗的一邊。


“黑暗但丁”的名頭徹底打響後,一家著名的私營智囊機構向波爾森拋出橄欖枝。

波爾森接受了這份網絡安全的工作,開始為政府部門尋找系統漏洞。

他被歸類成對國家有利的黑客,拿着用黑客技術換得的薪水,甚至還得到了五角大樓網絡部門的表揚。

但波爾森根本不喜歡在被允許的情況下攻破政府系統。


【五角大樓】

他喜歡的是,躲在暗處,用黑客技術竊取他想要的東西。

於是黑暗但丁又回來了,波爾森白天頂着“白帽子”,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晚上又做回了自己,開始和FBI玩起了貓鼠遊戲。

他攻擊各種網絡系統,甚至竊聽了FBI的電話。


他竊取了電話公司的公文口令,用自己拼湊的儀器,竊聽了許多不可知的祕密。

其中最為致命的應該是美國政府與流亡的菲律賓領導人費迪南德·馬科斯的通話。

以及他主動和蘇聯聯繫,出售他知道的信息。


這有趣的生活最終在1988年崩潰了。

出於信任問題,FBI反監聽了波爾森的電話,發現他知道的太多了。

然而就在祕密調查開展之前,波爾森就已經竊聽到了他們的安排。

當FBI來到他的住所時,已經人去樓空,只剩下垃圾拼湊起來的設備。


【波爾森用這套設備監聽軍用專線電話】

波爾森開始了現實版的貓鼠遊戲,他憑藉黑客技術,總是領先FBI逃離現場。

他還和奧斯汀重新聯繫上,兩人發現一條可以空手套白狼的財富路。

他們得知KIIS FM電台舉辦了抽獎活動,第102個打入電話的人,可以獲得2萬美金、一輛保時捷944還有免費夏威夷度假。

波爾森和奧斯汀拼湊了一套設備,直接接管了全市的電話網絡。


別説第102個打入電話,就是第1個打入電話又如何?

波爾森從容不迫的拿到了獎金和獎品。

從此,他們兩人開始過上了依靠電話線的生活,他們入侵各種電台,還入侵了太平洋貝爾公司的電話終端,將未激活的號碼激活賣錢,建立起了龐大的灰色產業圈子。

在波爾森被通緝的第二年時間裏,NBC節目“未解之謎”曾在電視上公開發布他的信息,並讓社會各界人士提供信息。


【未解之謎節目】

在他們辛苦介紹完偉大的波爾森,開始等待熱心觀眾提供下落時,熱線電話們失靈了。

觀眾們看着電視那頭焦慮的製片組,重新認識了凱文·波爾森的威力。

波爾森膨脹了,他給FBI留了個信箱, 專門用來和FBI聊天。

他還在FBI的服務器裏留下一句話“凱文已經假扮成五角大樓裏的一名員工”。


【美國國防部對外官網】

FBI還未分清這是煙霧彈還是實情時,波爾森已經偽裝成一名員工潛入五角大樓,刪除了自己的犯罪記錄。

波爾森感到了無盡的空虛,無敵是多麼、多麼寂寞。

然而,技術過硬也擋不住隊友太蠢。

與波爾森、奧斯汀一起合作過的一名叫做埃裏克的二流黑客,十分看不慣波爾森。

一方面因為被技術碾壓,一方面也是因為波爾森也不愛搭理他。

埃裏克偷偷的向FBI檢舉了波爾森和奧斯汀,逃跑近兩年的波爾森最終被拷上了手銬。


波爾森被指控入侵計算機網絡罪、入侵通訊系統罪、間諜行為、搞亂通信線路和電子通信、幫助黑幫洗錢、非法佔有公共財產。

他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還有6.5萬美元罰金。

波爾森被抓的時候感覺到的不是法律制裁的恐怖,而是自己的幻想世界的泯滅。

如同他被詬病中二的“黑暗但丁”名號,他讓自己置身網絡世界,扮演各式各樣的虛構英雄,在電話線裏的平行世界創造了自己神話世界。


可現在,一切都結束了,自己扮演複雜的角色都變成了囚犯凱文·波爾森,黑暗世界裏的尊重都將隨時間消失。

他回想起那一年夕陽西下,他和蘭多爾通話的數百個小時,那是他最懷念的時候。

波爾森在黑客時期形成的脆弱友誼分崩離析,就算是奧斯汀也選擇了反對波爾森的減刑要求。

5年時間對於一個黑客太過致命,波爾森被時代的巨輪遠遠撇下。


當他5年刑滿釋放時,他得知自己被下令三年之內不得碰計算機。

他成為了第一位被指控為間諜罪的計算機罪犯,第一位被禁止出獄後三年內接觸電腦的人。

緩刑官對自己要負責這樣一個人感到壓力大,他要求波爾森一家不能有任何計算機設備。


他清楚了解,即使一根網線都可能產生新的威脅。

政府甚至拒絕波爾森讀大學,因為讀大學難以確保他可以不碰電腦。

波爾森感覺到心裏憤慨卻無能無力,無法在任何公司工作,只能在一家鄉下的麥當勞當收銀員。


而他還需要再3年時間裏償還6.5萬美元罰金。這是在逼他再次犯罪嗎?

但波爾森5年的刑囚生活已經讓他決心和過去揮別,即便連用ATM取款都和緩刑官報告。

畢竟生活不是隻有0/1,在2000年的時候,波爾森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他成為了一家安全研究公司的調查記者,開始寫一些分析黑客的文章。

這對他來説實在是“專業對口”,他自己就是一個活的百科全書呀。

他寫的文章十分受歡迎,而且他的背景也給了他很大的幫助。


【沃爾森主筆的wired】

隨後波爾森又擔任了《連線》雜誌的記者,開始浪跡記者圈。

2006年時,他在他最著名的一篇文章中,講述了他如何通過對比MySpace的檔案識別出了744名性罪犯。

還抓到了一名叫做Andrew Lubrana的性罪犯。

有的時候,犯罪和正義之間,距離實在是很近。


【長着一幅性罪犯標準臉】

波爾森最終得到社會的認可,他還與亞倫·斯沃茨合力開發了開源軟件SecureDrop,這是一個讓記者與消息來源之間匿名通信的工具。

這軟件保護瞭如檢舉信息的流通,讓社會的“民主”更真實。

現在的波爾森已經50多歲,拿過許多新聞獎,出過書,也和普通人一樣,愛發推特。

看到他,誰會聯想到這就是當年叱吒風雲的駭客?


【波爾森的推特】

就好像《金剛狼3》裏的狼叔,不再桀驁不馴、飛揚跋扈。

狼叔會老,會和普通人一樣有無力的時候,會保護自己的女兒,會體會到死亡。

正如波爾森依然還能用鍵盤作武器,只是這次他要捍衞的是正義。


麥克阿瑟説過,老兵不死,只會慢慢凋零。

雷鋒網再次申明:本文來源SME,公眾號【SME】擁有全部內容版權。媒體或商業轉載必須獲得授權,違者必追究法律責任。

雷鋒網版權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詳情見轉載須知



資料來源:雷鋒網
作者/編輯:實習小蘇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Lai Benjamin
    Lai Benjamin 於 29/04/2017 評論 NO. 1

    Who am I,no system is safe個一套戲嘅真實故事?相似程度都幾高

快捷鍵:←
快捷鍵:→